排行榜
| | 注册 |
播放记录

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情色 > 操破蒼穹8蕭薰兒無慘

2017-02-11 03:27:49


.


烈陽當空,聲震九宵


這一場萬眾注目的‘強榜’大賽,黑馬蕭炎對霸雞巴柳擎再此拉開序幕


在眾目注視之下,柳擎率先有所動作,只見他緩緩的站起身來,旋即在柳菲一臉崇拜中,大步走向高台邊緣,最後閃身躍下。


雙腳重重的跺在場中,柳擎擡起頭來,目光直視向蕭炎所在的方位,眼中略微有些火熱意味,這強榜大賽中,他最看重的對手當屬林修崖,其他參賽者,倒並未看得太重,但是這兩天來,蕭炎所表現出來的不菲淫之力,也是讓得柳擎這等強者對於他多了一些重視與關注,能夠與與林修崖戰鬥之前,與這位最受矚目的黑馬戰鬥一次,倒也是如同大餐之前的開胃菜一般,所以他對這場比試的興趣,倒是頗濃。


隨著柳擎的下場。頓時那全場的目光都是匯聚在了蕭炎一人身上,很多人都想知道,這位今年最黑的新人黑馬,在面對著柳擎這等老牌巅峰強者時,是否還能保持一如既往的連勝?


感受著那全場矚目的視線,吳昊等人無奈的搖了搖頭,旋即也是偏頭望著身旁的蕭炎。


在這全場矚目中,蕭炎面不改色,並未因為對手是柳擎而有絲毫的懼怕,站起身來,緩步走向高台邊緣。


“蕭炎哥哥加油。”身後,傳來薰兒輕柔的助威聲音。


並未回頭,僅僅是對著身後揮了揮手,蕭炎腳尖一點地面,淡淡的銀芒在腳底浮現,旋即身形閃掠間,眨眼間,便是出現在了那寬敞的場中。


腳掌輕立於場上,蕭炎擡起頭來,目光剛好與對面的柳擎交織在一起,四目對視,皆是有些莫名的意味摻雜其中。


對於蕭炎來說,雖然一直竭力避免與柳擎林修崖這等強者正面碰撞,因為他需要進入前十,隕落淫炎的計劃對於他太過重要,他必須保證萬無一失,所以。一直以來,他都是采取能避則避的態勢,但是如今,避無可避,倒是令得其心中真正的出現了一些火熱的戰意,蕭炎對戰淫的奢望雖然並沒有吳昊等人那般瘋狂,可遇見真正的強者,他依然會感覺到體內戰意的澎湃!


“既然如今戰鬥遇見不可避免,那便徹底的放手一搏吧!”蕭炎深深的吐了一口氣,在心中喃喃道。


“希望你不會令我失望。”目光注視間,柳擎忽然開口,聲音略有些低沈,也如同其氣勢般,帶著一股淩厲霸道的意味。


“我自會拼盡全力便是。”蕭炎笑笑,手掌握上腰帶,旋即猛然向下一拉,雞巴揚天而立,壓迫勁風帶著嗚嗚聲音響起。


“我操!這雞巴!!!我靠,淫靈強者?”台下觀眾紛紛吸了口涼氣


柳擎瞥了一眼蕭炎跨下雞巴,眼中閃過一抹驚異,從當初蕭炎與白程拼刺刀時,他便是知道這只巨大的雞巴或許會有些古怪的地方。如今親自面對,聽得那股撕裂空氣的壓迫聲響,他心中更是能夠確定,對方跨下的雞巴,怕是和其‘裂山槍’之稱的淫靈顛峰雞巴,也不遑多讓了。


“難怪這雞巴看著如此耀眼,好一柄利器啊。”心中閃過一道詫異念頭,柳擎對蕭炎不由得再次高看了一些,能夠堅持不懈短短大淫師晉升的如此之快,若非性子堅韌之輩,可著實難以維持。


心中念頭轉動著,柳擎卻並未立刻拔下褲子一直未曾動過的‘裂山槍’,那褲裆脫落碩大的雞巴緩緩探出,那龜頭紅如玉石,時而微微舒展抖動,看的台下的女生是連連驚呼,欲仙欲死……


“不要說我輕視你,“裂山槍”只對夠資格的對手使用,我希望待會你能具備這個資格。”身子猛然躍向前,那雞巴一抖……無形勁風暴射而下,在地面上留下幾個細小的凹槽,柳擎瞥了蕭炎一眼,淡淡的道。


“好雞巴!!!”蕭炎撇了那跨下巨物一眼,如此聲勢確實號稱同齡人雞巴之最!


台下在擁擠的人潮之中,薰兒捏著裙角擔心的望著心中的男子。


雖然薰兒身材高挑,可惜畢竟不是男子,在這種人龍之中只有拼命墊高腳間來觀看場上戰鬥。


加瑪學院女生的統一制服窗在薰兒的身上,簡直是為其量身訂作一般曲線玲珑。


此時忽然心頭一震,發現一個東西聳動在自己的臀部位置,她搭著前面那人的背努力的扭頭望去,發現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孩被迫的在人群中被擠壓到薰兒的後面,此時那小孩抱歉的對著薰兒苦笑,見那小孩的懵懂樣子,薰兒甜甜一笑也沒有太再意,反而覺得挺可愛的,繼續扭過頭望著台上的戰鬥


那小孩此時嘴角陰陰的一抹冷笑,此人便是韓寒,由於父親的吩咐來加瑪學院打探學院?天地淫火,墮落淫炎的消息,因為父親名聲太大難免被人認出來,而韓寒身為他的兒子卻濟濟無名,可當他來到此的時候發現居然是這般隆重的‘強榜’大賽,當然抱著湊熱鬧的心思來觀看一翻,卻沒想到檢到寶,發現面前那麽美的一個姐姐。


此時人影彤彤,一望無際的人海,擠壓的薰兒都要成帶魚了


人群之中的薰兒,嗅了嗅鼻子,陣陣濃烈的汗味和混濁的狐臭味瀰漫在空氣中,她在慢慢的被擠壓熏陶著,而且有很多男人手在借意摸她的胸部,最後她被迫的將手擋在胸部,薰兒所在的是台下靠前中央的位置,薰兒雙手無處可抓,只好將身子捧著胸部靠在前面那人背上,她唯有就給人夾人的站著。她多希望蕭炎能迅速戰勝柳擎,但想象並沒有發生。


她就在所站在那?,雙手同時預備做好保護要害的姿勢。在高呼呐喊聲中,她用肩輕輕倚著前面的人,並想將兩手提起護胸。突然有人從後壓過來,她的手還未提起就給壓倒在一位男人的胸口,兩顆乳頭及下體就面貼面的黏在一起。抱歉的擡頭一笑,雙眼卻猛然一冷。


“真巧啊……蕭薰兒!!”


“白程!?”


在人頭聳動時,兩人身體就只隔著兩塊布摩擦起來,生理上的自然反應令白程的肉棒硬起來,在褲裆內突出,頂著薰兒的小腹來回摩擦,而薰兒一雙乳頭亦變硬得摩擦著白程的胸口。漸漸薰兒臉上都添了一片紅霞,呼吸都有的急促起來。


“哼,蕭炎你讓我如此出醜,我白程說過一定十倍奉還與你!”白程望著身前的薰兒心中一陣冷笑。


由於薰兒之前蕭炎與白程的對立,一直很是排斥這個人。現在自己又產生這種情況,生理上產生了一種莫明慾念和一種好奇心,為逃避這種慾念,薰兒假裝的左盼右望,將目光望向場中拼雞巴的戰鬥。


時間一久,薰兒慢慢的感到那條火熱肉棒竟自動的在她小腹上抖動,當激動的驚呼聲響起,那翻湧的人群推著那條肉棒更像插在自己的身上似的。那陣欲念變得越來越大,薰兒陰戶不禁的流下愛液來,她感到很羞愧,居然與敵人身體接觸,便有如此的感覺,希望不會給任何人知道,而兩腿卻在互相摩擦來抵消陰戶的空虛感覺。


呼喊聲一波一波,那周圍酸臭的味道更是熏的她暈暈呼呼,此時姿勢並未改變,而她的陰戶好像越來越濕,整個人也好像發起熱來。這時候薰兒覺得像有一只手在摸她的臀部,她很害怕,但又不敢叫出來。因為她知道如果喊出來,那台上的蕭炎便分心了,他可不想蕭炎哥哥為了自己而落敗。她就立即回頭看,可惜視角被人浪阻擋,怎麽也不能看清是誰。那只手在她的臀部慢慢的向下遊走著,漸漸那處有一陣快感傳到薰兒腦海。跟著那只手隔著薰兒裙子由上移下,停在她的私處,伸出手指輕輕的觸摸著陰戶外邊,一度電流的感覺即時傳到薰兒腦海,快感令她不禁在人浪之中抵抵呻吟起來。


幸好周圍的呐喊聲浪很大,掩蓋了她的呻吟聲。被薰兒阻擋視線的韓寒,只看見薰兒的呻吟和挑逗,他很想吻著她那肌渴的櫻唇,但卻欠了膽量。那只手不斷的擠手指迫薰兒的私處,陰戶內不停的流出愛液,弄濕了一大片裙子。


薰兒的臉上紅霞越來越濃,快感催促下的呻吟就像驚叫呐喊的人浪一般隨著起伏。汗水不停的從薰兒身上流出。那只手已經感到她的陰戶很濕,於是開始進迫,把裙子拉起,直接觸摸她那濕透的肉褲。


那手伸出手指在陰溝處的內褲橡根處遊動了一會,待她沒有作反抗時,兩只手指就從那處伸入她的陰溝內,直接的搓摸那濕潤的陰戶和搓玩那敏感的陰蒂。


“啊………”薰兒只覺全身一陣酥軟和想坐下來的感覺,幸好前後也給人夾著,不致於出洋相。


當薰兒的陰蒂被搓玩時,她亦即時很緊張的擁抱面前的白程,白程再按禁不住,就向她的櫻唇吻下去,兩片舌頭隨即在口中攪動起來。旁人看起來,他們就像對熱戀的情侶,都不好意思的轉頭望向其他地方。


“啊……恩……白程……不……”薰兒崩潰的理智含糊的喊著不要,可是小舌頭卻肆意和眼前這敵人糾纏。


那韓寒開始把中指插入薰兒的肉縫?抽送,一種仿如做愛的快感令她感到有點吃不消。漸漸的,白程的吻由櫻唇移到粉頸,雙手亦在衣裳上摸索,當找到入口,就摸進了衣裳扣子的亵衣內,兩手恣意的在一雙乳頭上撫摸著。 前後不斷的快感使薰兒呻吟著,旁人當然看不見她頸部以下發生的事,只認為這女孩的粉頸十分敏感呢!白程更猛烈把握機會的把自己的火棒在美人兒薰兒小腹摩擦。


有幾次白程的手想移下時都給薰兒拼命的按壓住,因為她也怕那白程發現在正被後面的人非禮。當白程在上邊打得火熱時,薰兒的肉褲已被退至膝部,薰兒暗叫不要,並把大腿夾起來。


那韓寒即用自己的肉棒隔著褲摩擦薰兒的臂部中間,一陣陣的快感令她產生了對肉棒的慾念,陰戶變得很癢和空虛。漸漸的,薰兒兩腿松了下來,韓寒把自己的褲子拉下,就將火熱粗猛地肉棒伸入她兩腿之間,來往地抽送。


薰兒的陰戶第一次受到這樣的刺激,古族淫蕩血脈猛的澎湃起來,那股淫之力仿佛讓周圍的空間都不自覺的產生淫蕩之氣,隨著愛液的流下沾濕了那韓寒粗大的肉棒。抽送久了,薰兒的臀部很自然上翹,而雙腿亦微微分開而立,預備給猛莖插入自己的陰戶止癢。


“喔……你……饒了我……噢!快停下來……啊!你要整死我了!”但韓寒卻反而更賣力地用龜頭在她陰道?攪拌。


“你是想要吧?就求我吧!”這時,韓寒盡量壓低自己的聲音,裝出一把很低沈的聲音在耳邊問薰兒,那男的聲音在薰兒的耳?感到很熟悉,好象剛才便在哪?聽過,一時也想不起來。


薰兒此刻實在慾火焚身,管不得那男人是小孩子或是安髒的乞丐。


“插我吧,把你的雞巴插入好嗎?”薰兒微眯著眼睛抵抵而又性感的聲音道


“呀呀……”薰兒不禁低聲淫叫起來。


“啊……我不想被人聽見……速戰速決……不管是誰……請幹我……!”


“好吧,是妳求我的。”


韓寒就用龜頭在陰戶外摩擦了一會,跟著從低角度將猛莖往上翹,再一頂。薰兒的陰道依然非常的窄,起初只得龜頭進入陰道,慢慢的整條雞巴在薰兒的淫水潤滑下滑進了陰戶,直達花蕊,雖然有一些痛楚,但快感、給她更大的刺激。陰戶緊緊的包著肉棒,薰兒感到不斷的酥麻感覺侵襲著靈魂。


當薰兒想到自己在眾目睽睽之下和一個陌生的男子公然做愛就感到羞恥,而且蕭炎哥哥在台上浴血奮戰,這種強烈的快感與刺激之下,一陣陣的快感卻令她失去理智,在人群中不顧他人地低聲呻吟著“哈……呀……呀……好深……”


“再插深些……哈……啊……啊!”薰兒的喉嚨在低聲叫著。


由於人龍之中的空寂實在太窄,那肉棒的抽動很困難,薰兒為了得到更多的快樂,利用自己的腳掌把身體撐高和放下,令那火辣的肉莖可以在陰道壁內抽動摩擦起來。


“……啊……好深……神秘人……哥哥……!”薰兒的喉嚨發出一陣陣的淫叫。
那剛成熟的身體被高潮不斷的沖擊著,令薰兒失去了理智,那男人配合著薰兒的動作,將身體不斷的微蹲然後上插,在她陰戶中抽送著。兩人的精水摩擦得“吱吱”聲響起來。


“薰兒學妹……既然你都給身後那人幹了,你也給我玩玩怎麽樣?”白程抱著那嬌媚顫抖的身軀,早就以欲火難耐


“白……程……你就死了這條心吧……啊……你是蕭炎哥哥的敵人,薰兒抵死也不會從了你……”在強烈的快感之下,那澎湃的淫之氣猛的狂湧而出,將那身後的韓寒噴了個跟鬥,雞巴自然滑出了小穴,由於個子小,那韓寒一連幾個滾,被擠到人群之中,光著身子已經再也找不到人群中的薰兒了。


薰兒趁此,迅速拉上群子,眉頭一皺猛然推開抱著自己的白程,狠狠的瞪了其一眼,將身子死命的擠壓在人群之中,幾翻穿插那俏麗的人影也隨之消失不見。


“蕭薰兒,我會讓你後悔的!”原地人群之中,那撮著雞巴的白程陰著臉狠狠道


…………………


  她正在胡思亂想這上午被人當眾操穴,忽然有人敲門,隨即薰兒便去開門卻沒看見任何人,只是發現門房下面塞了一張紙片,上面用淫氣醞釀寫字幾行字:“親愛的薰兒,本家族有個奇怪的淫技,叫做記憶傳承,可以將你上午淫蕩的表現盡數傳遞給所有人知道,只要是有絲毫淫氣的人,都能看到你放蕩的畫面!”


  薰兒讀到這?她的手微微顫抖,放也不是,拿開也不是,有什麼辦法呢?把柄捏在別人手上,再是嬌羞萬分,也只有強忍著把那紙條看完


“想要了解這記憶傳承淫技的話,今天下午五點,天焚練氣塔303。白程字”


  白程?薰兒怔在那裡,心情是七上八下,她知道淫技有一種記憶傳承之說,就像他的天階淫技,帝淫訣完版是古族中族長的代代記憶傳承,?面的每一個清晰動作都能捕捉,自己上午那淫蕩表情若被蕭炎哥哥看見,想到這?,薰兒再也不敢想下去。


  薰兒一步進天焚練氣塔,立時引起了不小的騷動,那些其他學院弟子,驚艷的雙眼圓瞪,傻傻的看著,還因為是天上仙子駕到!那些學生一個個呆怔在當場,目送著恍若仙女下凡的絕色麗人了過來,薰兒既為自己的天生麗質感到驕傲,芳心也是既羞澀而忐忑。


  那是一種純情少女特有的嬌柔之美,完美展現在那絕美的人兒身上。


  薰兒看著303號密室忐忑的推門而入,一進入便注意密室的門又重又厚,肯定是隔音極好方便修煉!此時白程盤坐在石床上,眼睛傻傻的盯著薰兒,為她的美麗驚訝的說不出話來,麗人芳心忐忑,玉靨發燒,看見他目瞪口呆的樣子,不禁更是羞澀萬分。


  白程望著眼前的絕色麗人,好一陣才回過神來;他走上前一把拉住麗人雪白粉嫩的一雙可愛小手,牽著她走向石床上坐下,薰兒略微掙紮了兩下,沒掙脫,也就只好隨他了。


  坐到石床上,她本能地坐得離他遠一點。他並未放開她的小手,只是從近處欣賞著她那驚世駭俗的嬌靨和隱隱含羞的姿態。


  見他只是色瞇瞇地盯著她而不說話,薰兒只好先開口道:“白……白程…… 要怎樣……才……才不把我下午的事說出去?”未曾開口臉先紅,話一說 完已是滿臉馡紅。


  他回過神來,邪笑道:“很簡單,讓蕭炎的女人讓我好好爽爽,知道嗎?上午我已經欲火焚身了……”


  薰兒聽他這樣粗魯而直接的無恥言語,雖然早就有心理準備,但還是心中微怒、難堪已極,只好默然無語。


  而這時他已伸手,熟練地往她領口滑進去…,在她的猶豫遲疑中,他的魔爪已直接撫住一隻堅挺軟滑的玉乳玩弄起來,一面還問她道:“你說這樣行不行?”


  薰兒桃腮羞紅,含羞脈脈,再怎麼她也不好意思回答說“行”啊!雖然她來此前已有一定的心理準備,但她又怎麼說得出口呢?而且現在她也毫無選擇的餘地,要攀交情嗎?他的蕭炎哥與白程可謂如同水火,蕭炎還當眾擊敗過他;因此,她只有低垂著秀頸,羞怯怯地坐在那裡,任憑那只邪淫的大手在她堅挺的玉乳上又搓又揉,直把她逗弄得芳心大亂,好半天說不出話來。


  看她那副千嬌百媚、柔順可人的嬌羞美態,白程知道她已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他一手摟上她的芊腰,一手仍在她胸間撫搓揉摸,同時,他緩緩地吻向她 鮮紅誘人的飽滿香唇。


  對他這種極親熱的舉動,薰兒雖然無法抗拒,但是仍因羞澀而本能地向仰起俏臉,躲避他的嘴唇,直給他逼得快要傾倒在沙發上,剛欲站立起來時,卻又給他搶先一把按倒在沙發上,壓上她軟綿綿的胴體,順利地吻住了她吐氣如蘭的香唇……。


  薰兒略微地掙紮了一會兒,就只有認命地任他含住小嘴兒了;經過白程一陣的軟磨硬纏之後,她才羞羞答答地輕啟珠唇、微分貝齒、丁香暗吐,怯生生地獻上香軟滑嫩、甜美可愛的小巧玉舌,羞澀地和他熱吻在一起。


  白程含住她香軟的小玉舌一陣狂吮浪吸,兩隻手也沒空下來,在絕色玉人那玲瓏浮凸的美體上四處遊走、上下其手,忙得不亦樂乎。


  薰兒給他直吻得喘不過氣來,小瑤鼻嬌哼連連,麗靨暈紅如火,芳心嬌羞萬分,羞態迷人至極;片刻之後她便感覺到有一根硬梆梆的東西,在緊頂著她的小腹;緊接著,麗人羞澀地感覺到自己的下體已開始濕潤了。


  他又搓揉挑逗了好一會兒,但見美人兒已是星眸輕合,瑤鼻嬌哼細喘,桃腮暈紅如火,麗靨嬌羞不禁的樣兒;他立刻站起身來,飛快地脫光自己衣服,挺著烏黑赤紅的猙獰大雞巴,就開始為這個千嬌百媚、滿臉羞紅的大美人脫衣退裙、寬衣解帶。


  很快地,薰兒就被他脫得精光赤裸、一絲不掛,一具象牙般玲瓏剔透、雪白晶瑩的玉體,泛出一層令人暈眩的光輝,猶如完美無瑕、聖潔高貴的美麗女神一般,羞怯地裸裎在沙發上;白程看得兩眼發直、口乾舌燥,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連忙俯身向石床上一絲不掛的高貴女神,那凹凸玲瓏、晶瑩雪白的玉體壓了下去……。


  “啊…”薰兒一聲嬌喘,她只感覺到身體一沈,便毫無抵禦地讓他深深進入了她的體內。


  片刻之後,那303密室便春色動人,鶯聲嬌啼不絕:“啊……輕……你弄疼我了……啊……輕……輕……些…唔…啊……哎……啊…噢…再…再……不要這麽對我……嗯……喔……”


  薰兒蠕動著美妙無匹、嬌軟雪白的玉體,在他胯下被動地回應著他每一下的抽插頂肏,承受著他每一次粗野的猛沖狠刺;她在他身下纏繞著他,優美修長的一雙雪白玉腿盤在他身後,將他纏夾在自己的玉腿雪股之間,迎接著他每一次強烈的刺戳。


  當薰兒渾身痙攣,如潮愛液噴湧而出後,他又將軟綿綿、赤裸裸的絕色美女抱石桌之上,讓她將上半身仰躺著,自己則站在她雪白的雙腿間,碩大粗礪的龜頭擠開美人那柔嫩濕滑的陰唇,巨大的雞巴再一次插入薰兒緊窄嬌小的陰道內,繼續狂抽猛肏起來;而絕色麗人星眸半掩半合,雙頰暈紅如火,被陰道內瘋狂進出的巨大陽具,抽插得只能斷斷續續地婉轉嬌啼、呻吟不已。


  直到偌大的石制桌上又流濕了一大片,白程才再次抱起沈溺在慾海狂潮中的薰兒,將她頂緊在密室門後,把她一隻修長雪白的優美玉腿高高地擡起,對著她徹底暴露出來的女陰部狠抽猛插,他打開了密室的門,在她一絲不掛、豐滿動人的胴體上聳動、抽插著;彷彿是要向全塔的人誇耀他如何姦汙一個天仙般的大美人,並將這個美麗的仙子被他蹂躪得死去活來、氣喘噓噓的模樣,昭示天下人一般,白程像瘋狂似地展開一連串粗暴的抽插。


  最後,當他終於將美貌如仙的絕色玉人,緊壓在地上狠狠地抽插了無數下後,才在一陣哆嗦中將一股濃濃的滾燙陽精射進了薰兒的子宮裡。


  這一次瘋狂的雲交雨合中,他倆並沒有同步;在這期間,薰兒早已將淫之力充沛著自己肉穴快感如潮,達到了男女交媾合體那欲仙欲死的極樂高潮。


  當她數度攀上慾海狂潮的極樂顛峰,全身玉體抽搐、陰道緊縮時,他粗大的肉棒始終沒有退出她的體內,一直持續不斷在她的陰道深處挺進、抽插,龜頭頂撞、研磨著她敏感非凡的花心,直把白大美人姦淫得是花心開了又謝、謝了又開,除了淫呻艷吟、也開始呼天搶地,她終於忘情地尖叫出來:“啊!……白大哥……我……好人…好哥哥……哦…你實在…太…太…強…了!”


  雖然薰兒玉體已癱軟如泥,不過她始終在他胯下盡力迎合,婉轉相就、百般承歡,直到他狂瀉千?,將精液淋淋漓漓地射入她乾渴萬分的子宮內,兩人赤裸裸的身體才緊緊纏繞著、熱吻、喘息……,沈浸在男女交歡高潮後的美妙餘韻中。


  不知不覺中,夕陽早已西下,兩人這時才稍微平息下來。


  當他淫邪地問她舒不舒服時,薰兒羞羞答答地紅著臉輕聲道:“舒…舒 …服。”然後又嬌羞又好奇地問道:“你……你……怎麽這般厲害??”好不容易問完已是滿臉通紅。


  而他則得意地道:“厲害嗎?可能以前沒幹過你這種絕色尤物吧?”


  薰兒不解而好奇地問道:“為…什麼……特別…特別…是和…我…做…的時候?”一絲不掛的大美人話一說完,俏臉又是一紅,嬌羞無倫。


  白程道:“我的小美人,誰叫你這樣美麗絕倫!而且你是蕭炎的女人,想到我就興奮……這樣你美妙肉體的滋味當然要細細品嚐了!”


  這時已完全被他的大雞巴征服,臣服在他胯下的薰兒又是嬌羞萬分,又是芳心暗喜;只見溫柔的絕色玉人,體貼而輕巧地用她可愛的玉手摩挲著他結實黝黑的胸肌,嫵媚含羞地問道:“那…那…你…你的…身體…吃……吃得消嗎?一…一…次要…幹…這麼…久…才射…。”


  聽見胯下赤裸美人含羞帶怯的問話,白程忍不住“哈哈”淫笑道:“沒問題!我天生就是這樣,難道你不喜歡?不舒服?”


  國色天香的可人兒羞紅了俏臉,在他懷中依偎著,含羞輕語道:“喜…喜歡…很…很…舒…舒服…你…每次都…插…進…進……去得…好…好…深……喔。”說著,聲音越來越低,到最後已是幾如蚊鳴,如花麗靨暈紅一遍,美艷絕倫。


  聽完薰兒這一番溫婉嫵媚、含情脈脈、羞人答答的溫存軟語,白程得意地笑道:“嘿…嘿…寶貝,不用擔心,我以後還會繼續讓你滿足的。”


  說完,摟住她一絲不掛、柔若無骨的嬌軀,又輕憐蜜愛地溫存纏綿了好一番後,才貼著她耳邊說:“從現在開始,你都要叫我『好哥哥』,知道嗎 ?”


  薰兒聽他這麼一說,不禁想起自己剛才忘情的叫床,霎時羞得無地自容,她不依地捶打著白程的胸膛說:“不…不可以…萬一被人…聽到…我還怎麼…做人呀?”


  白程也不逼她,只是指示她說:“那以後你就在蕭炎面前叫我哥哥吧!哈哈哈…我喜歡!”薰兒不再理他,紅著臉兒


  白程凝視著薰兒含羞脈脈的暈紅俏臉,開始幫她穿上衣服;直到他也穿好後,只聽他道:“走,我們一起出塔!”不由她分說,就摟住她的纖腰向外走去。


  當他摟著剛受過他雲雨滋潤而艷光四射的絕色美人走出密室,因為第三層修煉塔本就人煙稀少,又是這個時辰當然空無一人,而被他巨大的陽具和超強的性能力完全征服的薰兒,則千柔百順地依偎在他懷?……。


  白程一手摟住她的纖腰,一手又在她胴體上四處愛撫,還強行含住她香甜的小嘴兒一陣熱吻,當她被逗弄得嬌哼連連,神色迷人至極時,腳步才停止下來;薰兒正準備往外走去,卻突然被他一把拉倒在他懷裡,又被他強索香吻, 正當薰兒被他心猿意馬時,此時走在又樓梯通道之上;同時麗人更駭然發覺,一根硬梆梆的東西又頂在了她柔軟的小腹上;絕色美貌的小美女本就在情動之際,這樣一來更是吃不消,只見她美眸迷離,玉頰潮紅,雪膚灼熱。


  這時候,他一手伸進她裙內,緊貼著她柔嫩細滑的小腹,勾起她那條小小的肉褲,緩緩地往下拉去…。


  薰兒慌亂地用小手按住他蠢動的手掌,在欲焰狂潮的火熱迷亂中羞澀地說道:“別…別…別在…在這…這裡,…讓…讓人瞧…瞧見…我…我…就…就…沒…沒法活了!”


  可是只聽白程道:“美人兒,這裡這個時候不會有人的,萬一有什麼特別狀況,你在裡,我在外,我們的衣服不都是穿好好的嗎?關別人什麼事兒,你不覺得在這兒幹更刺激嗎?”說著,仍強行將薰兒的肉褲向下拉去。


  薰兒本就覺得異常刺激,又正是戀姦情熱之際,給他這樣一迫,也就只有羞羞答答地欲拒還迎,半推半就地任由他了。


  他將她的內褲褪至她的膝上,又伸出一手,解開含羞玉人兒胸前的鈕扣,分開她的上衣,又鬆開亵衣她的,將亵衣推至她的頸後,然後又敞開自己的衣襟,拉開褲裆,他裡面根本就沒穿內褲;他掏出那根橫眉怒目的碩大雞巴,撩起她的裙子,一手伸到她膝彎後,提起她一隻修長優美的雪白玉腿,將她摟緊,下身就緊頂在她溫潤柔軟的平滑小腹上了。


  白程調整了一下姿勢,就開始向大美人薰兒體內緩緩刺進去;一代絕色的俏佳人桃腮暈紅如火,在極度羞恥中感覺到他那粗大的肉棒已溫柔地進入自己體內。


  “嗯…哼…”一聲嬌啼,薰兒心醉神迷地感覺到大肉棒在她體內緩緩地深入,他越進越深,“哎…”又一聲嬌啼,薰兒秀靨泛紅,早忘了自己是置身在樓梯口;當巨大的肉棒全根沒入她緊窄嬌小的陰道之後,白程一手緊摟住她的纖腰,一手抱提著她雪白光潔的嫩滑玉腿,開始在她緊窄濕潤的陰道內輕抽慢頂起來;薰兒羞赧地嬌啼呻吟,回應著他每一次火熱的抽插和頂入,嘴裡輕輕哼哦著:“哎……唔……哎……嗯…唔…哎……你…你插得……好…好深…喔………插到花心了……嗯……噢……啊……。”


  現在的練氣塔果然並沒有人來幹擾他們,薰兒漸漸大膽起來,她那雙修長完美的雪白玉腿不知何時已盤在了他腰後,含羞帶怯地將他緊緊夾住,如藕般雪白的玉臂纏抱著他的頸子,變成了她懸掛在他面前的姿勢;薰兒全部身心都沈浸在那火熱刺激的性愛漩渦中。


  平素端莊高貴、氣質優雅的絕代麗人,這時不但下體和他緊緊交媾合體在一起,還含羞脈脈地和他熱吻纏綿著,一對碩大渾圓的堅挺美乳不停地在他胸肌上磨擦著,一雙早已硬挺起來的嬌小乳頭,擠壓、廝磨、撩撥著他,也刺激著他更猛更深地幹進她陰道最深之處…。


  正當他們沈浸在淫海狂濤中時,腳步聲忽然傳來而且近在咫尺。薰兒嚇得花容失色,情急之下死命一摟,嬌軀急切地偎進他懷內,臻首緊埋在他胸前,真的是難為情至極,她芳心忐忑、臉上神色慌張莫名。


  出現在面前的原來是天焚煉氣塔的三位長老,他們三人微笑的走了過來,詭笑地看著平素冷艷高貴的絕色小美人,正衣衫不整地懸掛在他白程身上,兩條修長雪白的美腿一覽無遺地交纏在他身後,一條純白肉褲掛在腿勾,衣服淩亂地掉在他們腳邊;而薰兒既慚惶又緊張地看了他們一眼,立即又把腦袋藏進白程懷裡去。


  圍首的長老看得心神一蕩,當然知道那絕色美人的裙子內,正在上演什麼樣的春光戲碼。


  白程只見懷內的薰兒已是嬌羞欲泣,伏首在他頸脖間,又急促又慍怒地說道:“都…都…是你!吖……怎麽辦……唉…這…羞…死人了!”


“少爺好!”這三位長老竟然都是白家花了大價錢買通的長老,一般這天焚煉氣塔三層只有這三人管理,領頭的是陶長老,而接著是秋長老與老三洪長老。


  美人嬌嗔聲中他趕忙安慰道:“沒事,你放心,都是我家族中人,不會說出去的。”話一說完,白程便低頭含住她嘟起的小嘴,強行一陣熱吻,下身更是連連聳動不已;薰兒沒想到白程會如此荒唐,竟然當著部下面前繼續頂肏、抽插著她,她越想越不安,連忙催促他道:“唉…你…你快叫他們…走…開,…怎麼…可以…這樣…讓們…看…啊?”但白程並未停止動作,他反而告訴她說:“除了蕭炎,我希望所有人都能幹你!大方點……別害羞……反正三位長老你也見過了……嘿嘿……。”


  “是不是啊三位長老?”白程對著三人微微一笑


“是……多謝少爺恩典!”三位長老心中大喜,恭敬的道


薰兒冷冷地盯著白程說:“休想!你這流氓。”


  白程則冷笑著說:“薰兒果然冰雪聰明,不錯,你若是不給這三位長老幹,恐怕此事會張揚出去”


  薰兒畢竟是個經過生死坎坷的古族奇女,她並未因此而憤怒或退縮,反而非常冷靜地說道:“我保證這三位長老要碰到我身體,我要你整個家族賠葬……”


  白程像是早已料到薰兒不會輕易就範,倒也是不慍不火的說道:“沒關係,你大可不必合作,不過……如果我高聲一呼,這天焚煉氣塔還有其他十位長老,你最好別逼我把他們全喚過來,告訴你,他們可不是我的手下哦!”


  薰兒聽他這樣子說,頓時氣得粉臉煞白,她怒不可遏地問白程說:“你……你為什麼要對我這樣?……你已經把我玩了!…為什麽還要給別人玩?…怎麼會這麽卑鄙……你難道都不覺帶綠帽子嗎??”


  面對薰兒的詰問,白程只是聳聳肩說:“哈哈!你這話說的有趣,蕭炎那小雜種不急,我急個鳥啊?要帶也是蕭炎帶綠帽啊!”


  薰兒雖然對於自己的身體有些自信,但沒想到白程會如此輕易的將自己讓出來與人分享,因此她迅速地讓自己冷靜下來,用平靜的聲音問道:“你到底想怎麽樣?”


  但白程並未直接回答薰兒的問題,他只是凝視著她說:“沒怎麽樣!只要你和長老們快活完!那麽我再也不會找你麻煩!”


  薰兒原已蓄勢待發的淫之氣,此刻已經全然消散而去,她暗自歎了一聲道:“說吧!要薰兒怎麽做??”


  白程冷冷的告訴薰兒:“你有兩個選擇,一個是你必須幫眼前這個陶長老口交,直到他把精液射到你喉嚨裡、而且你必須把所有的精液全部吃下去!然後會有第二個長老來幹你浪穴,接著便是第三個長老幹你屁眼;最後我想他們會一起幹你!我要讓蕭炎這混蛋再帶三頂老綠帽,哈哈哈!!!”


  薰兒垂下眼簾,低聲的問道:“第二……選擇呢?”


  白程詭譎地淫笑道:“如果你不想讓三個長老輪姦你的話,只要幫他們每個人口交就可以,那可是總共十個長老哦!呵呵……而且他們回不會把你的事說出去,那我可不能保證了,畢竟另外十個不是我的手下!”


  白程看著默不作聲的薰兒,更進一步地調侃她說:“呵呵,老實說我希望你選第二項,說真的,我還很捨不得你小美人的小浪穴被老頭子們隨便蹧蹋呢!”


  她隨著繼續回到303密室有著片刻的靜默,輕咬著牙毅然決然地將原本垂懸在她左胸前的一頭秀髮,以一個極其優美的姿勢將整蓬長髮甩到了背後去,然後她雙眸如星地望著那個陶長老說:“來吧!老畜生,過來享受你一輩子沒見過的年輕身體吧!”


  薰兒的選擇似乎讓每個人都覺得有些詫異,三位長老都沒有反應,反倒是薰兒自己已經走到陶長老的面前站定,白程見事已至此倒也沒再多說什麼,他一面吩咐薰兒說:“跪下來!婊子,快把長老的老二掏出來好好的吹!”


  薰兒自己跪倒在地上,雙膝便跪了上去,她伸出雙手拉開陶長老的褲子,毫不猶豫地便用她的右手去掏出那根早就勃起的大肉棒,她右手的纖纖五指並無法完全握住陶長老的灼熱柱身,薰兒一邊打量著眼前的黑褐色陽具、一邊開始幫他套弄起來,一顆紫黑色的大龜頭長得像蘑菇的模樣,雖然沒有白程和張耀那麼壯觀,但整只陽具的形狀卻彎曲一如豐收下的大香蕉又挺又翹、堅硬度更是一流,因為有一部份柱身還藏在褲襠裡,因此薰兒並無法確定整個尺寸,不過薰兒心裡明白,如果不用點功夫,這陶長老的大雞巴並不好應付。


讓他的大龜頭對著自己的檀口,然後她張開性感的雙唇,伸出她小巧靈活的粉紅色舌尖,先是輕輕地點觸龜頭的下沿,再輕巧而緩慢地舔遍整個龜頭,接著薰兒雙手緊緊合握住陶長老的大肉棒,開始用牙齒去啃嚙那敏感至極的馬眼,才不過幾下功夫,陶長老便發出了興奮莫名的高亢呻吟聲,薰兒仰望著他爽快的表情,知道只要再加把勁,這長老就會射精了。


然而就在薰兒小口一張,將整個大龜頭全部含入口腔的瞬間,陶長老似乎也發現了薰兒打的如意算盤,只見他雙手猛然抓住薰兒的雙腕,一把便把薰兒的雙手抓開來,薰兒根本沒想到他會突然來這招,一雙原本握住陽具的柔荑,已被硬生生的分開來控制住,薰兒還想掙脫,但陶長老此時卻腰部一沈、屁股急挺,整根大陽具便有大半頂進了薰兒嘴巴裡;薰兒只覺喉頭被他的大龜頭乍然頂刺到,心裡一慌,不由得想叫出聲來,哪知喉頭一鬆,整個大龜頭便趁虛而入、緊密地塞滿了她的喉嚨,薰兒緊張起來,深怕陶長老要跟她玩起深喉嚨。


  果然正如薰兒所料,陶長老開始抽肏她的嘴巴,先是緩慢而有力,但隨著薰兒毫無作用的閃躲和掙紮。


 也許是薰兒心理上已經默許,她放鬆的神情和不再緊繃的肉體,使陶長老也感覺到了薰兒的微妙改變,他移動雙腿,調整出一個可以大肆攻擊的姿勢,腰際用力一挺,便大剌剌的猛幹起來,而薰兒已經被大肉棒整個塞滿的小嘴巴。


陶長老欣賞著薰兒被他貫穿喉嚨的可憐模樣,得意的急挺了幾下屁股,眼看薰兒就將因缺氧而暈厥,他才連忙放開薰兒的雙手,同時屁股往後一縮,將深深卡在薰兒咽喉內的大肉棒退回到她口腔內。


  喘過氣來的薰兒,一擡頭便看到了陶長老那根怒氣沖沖的大雞巴,正對著她昂首示威,雙腿併攏地跪在陶長老跟前,一雙玉手輕柔地合握住那根巨物,再把自己的臻首緩緩湊近、慢慢地含住那顆微微悸動的大龜頭,而陶長老也開始緩緩抽肏起來,起初薰兒還可以應付他的緩頂慢插,但隨著他的動作越來越急促,薰兒已經只能盡量張大自己的嘴巴,任憑他去狂抽猛插的份而已,但陶長老卻意猶未盡,他雙手抱住薰兒的腦袋、雙腳站得更開,準備要讓薰兒徹底嘗試深喉嚨的滋味了;薰兒看到他那付架勢,心中也不禁緊張起來,她鬆開握住大肉棒的雙手,緊張地扶陶長老毛茸茸的雙腿,心情忐忑地等待著陶長老的長驅直入。


  而薰兒的鼻尖就被擠壓在陶長老刺茸茸的陰毛間,她不管如何張望,最多也只能看到陶長老的黝黑肚皮而已,而陶長老似乎在享受大龜頭深入薰兒喉道的極度快感,他靜止了一陣子之後才再度抽動起來,而喉嚨已經完全被他佔領的薰兒,這時是更加順服地迎合著他的抽插,不但挺直著腰肢,一雙柔荑也環抱在陶長老結實多肉的屁股上,有時還不忘幫他愛撫幾下;而陶長老則緊緊捧著薰兒的俏臉蛋,急切而用力地幹著她美妙而性感的小嘴巴,非得次次到底、全根盡入才肯抽離做下一回的頂肏,就這樣,一場『滋滋』作響的活塞運動


  薰兒只知道有人在身邊走動,然後便發覺有人蹲在她的左手邊,把玩她豐滿的乳房;她用眼角餘光望過去,知道是第二個秋長老已經進來了,而這新加入的傢夥,似乎是個性經驗很豐富的人,因為他一摸到薰兒硬挺、凸翹著的小奶頭,便知道她已經濕得差不多了,所以他立即轉到薰兒背後,一把掀起薰兒那短得不能再短的裙子,露出她整個誘人的雪臀,接著用兩隻手開始去挖掘薰兒濕淋淋的陰戶。


  薰兒等待的正是這一刻,她縮回抱在陶長老臀部的雙手,像要誘惑在場的所有人似的,以一個非常淫蕩而放浪的姿勢,用極盡挑逗能事的肢體語言,緩慢地羞赧而大膽地捧住那對已經赤裸在外的渾圓大乳房,兀自搓揉起來;這種明顯的邀請秋長老豈會不知?


  只見薰兒背後的秋長老連衣服都沒脫,便急匆匆地從褲襠掏出他腫脹的雞巴,二話不說,一把將薰兒推成四肢伏地的狗趴式,色瞇瞇地抓住薰兒的小蠻腰,朝著薰兒撅起在半空中的雪臀猴急地幹了下去,雖然薰兒口中還含著另一根陽具,但仍然聽見她發出了一聲暢快的呻吟,同時薰兒玲瓏剔透的雪白胴體也發出了一串舒爽的震顫。


“媽的!真緊!……加南學院第一美女….連穴兒都長得這麼緊……這麼棒……哦…可惜不是處女………喔……夾得老夫好爽……幹……真是一流的騷屄!”


“啊!啊!……就是這樣……。”忍不住哼叫出來的薰兒,心底那種極舒爽的模糊感覺又冒了上來,她像夢囈般的呻吟道:“喔、喔…哥……就是這樣…秋長老……用力點……哥……求求你……讓薰兒死……!”


  後面的傢夥大概才肏了三分鐘,前頭的陶長老便要求他換手,而就在他們倆交換位置的時候,薰兒才有機會看清楚剛才猛烈頂操她的叫秋長老的傢夥,原來這個六十來歲的傢夥是個胖子,圓滾滾的肚皮下挺著一根七寸左右的肥吊,上面沾滿了薰兒濕漉漉的淫水;他跪到薰兒面前,把他的肥吊往前一送,俏薰兒也立刻檀口一張,把他的肉棒含進嘴裡吸吮起來;而薰兒背後的陶長老也用跪姿幹著她的浪穴,那九吋長的彎曲大肉棒,似乎讓薰兒感到滋味無窮。


“喔、喔……好緊……好緊的小浪穴……爽死老夫了……淫水真多……嗯……真是棒透了!”陶長老越插越勇起來。


  就在薰兒感到飄飄然的時刻,白程讓第三個洪長老走了進來,那是個瘦削的高個子,脫光衣服後肌肉不多,薰兒看著他走向自己,心裡竟然沒來由的興奮起來;而那人走到薰兒面前也跪了下來,他握著他十一寸長的細黑肉棒,和第二個傢夥的龜頭碰觸在一起,薰兒曉得他想怎麼享受,當下便同時舔起兩個黝黑的龜頭,有時也讓他們倆一塊幹進她的嘴裡,而不管是分開舔或同時含,他們倆對薰兒的口舌俸侍可都是滿意極了!


“喔……對!…就是這樣……好哥哥……大雞巴…哥……我要你就這樣……活活…把我幹…死…在地上……噢…好棒!”熏兒開始肆意狂喊起來。


  三個長老開始輪流享用薰兒的嘴巴、小穴和肛門,他們至少用了五種姿勢,對薰兒進行‘三明治’的攻擊,而原來渴望讓白程向她前後夾攻未果的薰兒,卻在這鬥室內得到了空前的滿足;如果不是白程催促那三個長老快馬加鞭地了事,正被他們幹得淫心大起的薰兒,是絕對捨不得讓他們丟盔歇甲的……


“好……好……哦…好厲害!……好哥…洪長老……等一…下……請你也……像這樣……子……幫人家…幹屁眼……求求你…我的……大雞巴……哥哥。” 薰兒屁股亂扭,小嘴猛吞,忙的香汗淋淋。微微吐出肉棒才喘了口氣,便不由自主的呻吟起來


薰兒兩手攀在陶長老的腦後,兩腳則分開高架在他的肩頭,臉孔紅通通地閉著眼睛說:“噢……陶長老……我的好哥…哥……哦…用力……請你用力……一點……啊……噢……對……就是這樣……用力……用力幹死我……沒關係……嗚、嗚……噢……啊……親愛的老公……薰兒願意……一輩子都當……你的女人……嗯哼……噢…啊……爽死我了。”


隨著薰兒的淫言浪語一結束,陶長老也如遭雷擊般,先是全身突然僵住一陣子,然後便像癲癇發作似的整個人都抖簌起來,他一聳一聳的屁股,說明了他正在痛快地灌溉著薰兒的花心,而薰兒也死命地摟抱著他,嘴裡發出夢囈般的呻吟,然後她突然雪臀往上急挺,口中也浪叫道:“啊!……陶長老……薰兒的……好丈…夫…我不行……了……哦……薰兒…來…了!”


無奈主控者卻是白程,所以薰兒只得在三個陶長老同時爆發在她體內之後,意猶未盡地整理著身上的衣服,然後迅速而簡單地把自己的身體弄乾淨;儘管如此,但是當薰兒被白程摟著腰肢。


“扣扣扣……”此時密室門外傳來敲門的聲音。


“吱呀”一聲沒待白程回過神來,那密室大門卻被一個蒼老身影推了開來。


“誰?他媽的不想活啦?打擾白家的好事?”白程跳下石床來到門前怒道


“老夫淩影!”淩影緩緩的步了進來,看著滿室的淫扉情景,面色絲毫不變。


“原來是淩供奉!小子得罪了!”白程看見來人抵著頭恭敬道


“淩叔?供奉?”薰兒滿身滿臉的精液,俏臉呆呆的望向門口?這些家夥背後居然是這個老奴才嗎?


返回继续阅读热门武侠情色

武侠情色
点击:6110-0614:04[玄幻奇幻] 换妻:未來篇
点击:18211-1900:51笑傲神雕 2
点击:14310-2601:06[玄幻奇幻] 阴阳修神路
点击:2507-0503:07师娘要上我1
点击:8304-0103:55救援行动
点击:17005-0301:46【菩萨蛮】
点击:16303-2102:43淫僧之进阶
点击:5902-2000:55仙劍奇俠傳H 第十二章 狐狸精
点击:7606-0702:40【笑傲江湖之岳夫人】(全)
点击:16005-0601:03逆浪而行
点击:12412-0401:09【中篇】-【文姜】【作者:不详】
点击:14304-2711:40[武侠玄幻] DOTA痴女英雄传之翡翠梦境
点击:16805-0301:47百合谷
点击:8512-1917:39【堕落神雕】(序—2)
点击:14412-1918:07杨家将外传25
点击:7502-1214:12不聞之秘之「小龍女」曾在片場承我胯下之歡
点击:12501-0120:53[玄幻奇幻] 改写《鹿鼎记》第二十三回
点击:8809-2108:55[玄幻奇幻] [小龙女与杨过][作者:不详][完]
点击:4402-1103:27遠古的封印4-6
点击:11505-2116:36【红楼戏梦】
点击:13312-0401:22刺秦
点击:13804-2500:28多谢款待
点击:11004-2500:28IS同人改寫英国淫肉抱枕篇
点击:5912-1917:40【剑啸九重天】(缺第7章)
点击:6812-1917:49【改温瑞安《布衣神相叶梦色》】
点击:8502-2800:03龙使2
点击:18910-1500:06美色古今劫
点击:10211-1102:09风情万种的贵妇
点击:5304-0103:56三国幻想之尚秀列传
点击:8812-1917:47【理力者】
操破蒼穹8蕭薰兒無慘,买淫杉片,买淫少女,买淫视频,买淫视频视频,买淫淑女视频
买淫杉片-欢迎来到色买淫杉片综合自拍视频第一时间观看漂亮妹妹视频,男人激情天堂2018,请记住本站永久网址狠狠操色情网自拍网站播放流畅,无卡顿。男人买淫杉片天堂在线视频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
TOP反馈